Image Image

新聞中心

企業最新動态一手掌握

為了“永不失聯”,全球押寶衛星互聯網

發表日期 : 2023/03/13   浏覽次數 :

文 | 侯冰

編輯 | 李皙寅


全球範圍内低軌衛星大發射時代已到來,太空低地球軌道将更加擁擠,大國主導的太空“圈地戰”将愈演愈烈。


今年2月,歐洲議會通過關于安全連接計劃(IRIS2)提案,旨在到2027年部署一個歐盟擁有的通信衛星群;與此同時,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批準了亞馬遜公司部署和運營3236顆寬帶衛星的計劃。此外,美國的“星鍊”計劃到2024年發射1.2萬顆衛星,中國也已申報近1.3萬顆衛星。


通俗來講,衛星互聯網是将地面的基站搬到了太空中,而每一顆衛星就是一個移動的基站,基于衛星通信技術接入互聯網。這讓尚未被互聯網覆蓋的地球表面70%的空間,和近30億的人,有了更容易觸網的機會,“永不失聯”。


衛星通信作為6G時代最重要的技術之一,是地面通信網絡的重要補充,衛星互聯網産業鍊存在爆發機會。如此龐大的項目,蘊含着巨大的商業力量。


SpaceX和OneWeb為代表的商業航天公司都公布了數千甚至數萬顆衛星發射計劃。據美國摩根士丹利的報告顯示,至2030年,僅全球衛星互聯網市場規模将達到約454億美元。


除了傳統衛星、軍事太空應用等領域的增長,太空經濟也将開始在以衛星寬帶互聯網為代表的其他領域産生重大溢出效應。預計到2040年,全球太空經濟的價值将達到1萬億美元。


先到先得,太空卡位賽已經槍響

衛星的軌道和頻率已經成為稀缺的戰略資源。


地球近地軌道最多可以容納大約6萬顆衛星,乍看下豐裕的資源實際上頗為緊張。


根據國際電信聯盟(ITU)的規定,衛星的頻率及軌道使用權采用“先登先占”的競争方式來獲取,但由于美國“星鍊”等計劃的衛星數量龐大,這類星座對于近地軌道的占據幾乎是“先占永得”。


由此來看,通信市場的競争已經從地面走向太空。低軌道星座建設需要在較短時間内建造成百上千顆衛星并發射入軌,對衛星制造能力和發射水平要求極高。

那麼,如何實現快速制造衛星?在制造産能上,通過模塊化設計、柔性生産、智能制造等技術,采用流水線并行生産等方式,可以把衛星的設計生産周期壓縮到數周甚至數天,同時大幅降低衛星的制造成本。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OneWeb衛星生産能力可以達到每天1~3顆,而Starlink衛星的生産速度可以達到每天6~7顆。目光轉向國内,我國已湧現出一批向國際一流商業航天公司靠攏的企業,例如吉利旗下時空道宇衛星超級工廠可實現日産1顆。


衛星造出來後,需要盡早發射入軌“占坑”,為什麼這麼急?


這是因為低軌衛星在軌生命周期較短,一般在3-7年之間,平均壽命5年。星座一旦開始組網,就開始折舊。因此,必須力争在最短的時間内通過火箭發射把所有的衛星送入軌道,盡快實現服務能力。


在全球衛星星座快速組網的背景和需求下,衛星制造能力和火箭發射能力是各國布局衛星互聯網的必要前提,更是綜合實力的體現。

全球押寶,太空新經濟規模可達萬億

全球範圍内,早已重視衛星通信的戰略地位及産業建設,包含韓國、美國、澳大利亞等國均通過制定戰略法規、設立專門機構等方式加強自身衛星通信産業建設。如上的名單列表正變得越來越長。


包括建造低成本高速互聯網衛星星座在内,各種技術競賽百花齊放之下,全球太空經濟規模有望如天文數字般增長。


據美國摩根士丹利發布的《太空:投資“終極疆域”》報告稱,預計到2040年,全球太空經濟的價值将達到1萬億美元。預計衛星互聯網将占市場增長的50%,在最樂觀的情況下将達到70%。

瑞銀預測,除了傳統衛星、軍事太空應用等領域的增長,太空經濟也将開始在以衛星寬帶互聯網為代表的其他領域産生重大溢出效應。此外,據估計,中國衛星通信行業市場規模将以8.4%的年複合增長率上升,并在2024年達到3447億元人民币。


由于顯而易見的因素,“天文數字”一般的市場規模背後,是極高的行業門檻,别的不說,投資規模就堪稱巨大。


但對于衛星互聯網企業來說,熬過高投資,就是回報高光。以美國“星鍊”為例,截至2022年12月,“星鍊”已有超過100萬用戶,按100美元服務月費計算,一年營收超10億美元。


有機構估算,星鍊目前發射的所有衛星成本是6億美元,也就是說,運營不到一年即可覆蓋成本,開始進入“高回報”階段。而馬斯克在某次采訪中曾表示,星鍊建成後,預計每年收入可達300億美元。


馬斯克的“星鍊”計劃最後組網完成後将達到 42000 顆衛星,如果中國也按照這個數量發射衛星,中國衛星相關的整個市場規模可能會到萬億以上,未來發展空間十分廣闊。


相關新聞